正义的鲜花捧着泼粪大妈
[ 2014-12-14 8:49:00 | By: 极乐世界 ]
 

广州性文化节泼粪大妈走出拘留所 市民鲜花迎接

 

 

11月7日广州性文化节上,著名性学家、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彭晓辉慷慨演讲性自由时,突遭反黄大妈泼粪,一时成为全国焦点新闻。
     13日上午10时许,反黄大妈走出拘留所,更令许多前来迎接的市民震惊的是,她就是几个月前走红网络、在西安性博会上举行爱国反色情演讲的红衣大妈。 

她就是曾走红网络的西安爱国反色情演讲大妈

泼粪性教授后,泼粪大妈被警方带离现场,随后处以五天拘留的治安处罚。她被保安扭伤的手腕和安危一直在牵动着全国网友的心。
13日一大早,广州海珠区拘留所门口聚集了多名市民,他们来迎接自己心中的英雄——在性文化节上泼粪性学家的反黄大妈。
10时许,反黄大妈一脸微笑走出拘留所,市民们用欢呼与鲜花迎接她。有细心的市民认出,她就是几个月前走红网络、在西安性文化节上发表爱国反色情演讲的红衣大妈,反黄大妈爽快地承认,就是我!

   “并无私怨,就是不想让这些鼓吹性自由的‘叫兽’毒害人!”

     反黄大妈表示,她的手腕已经康复,当时没有骨折,是严重的肌腱损伤,警方为她提供了治疗,一些警官了解了详情后也流露出同情之意。
    她至今不愿意透露姓名,说自己不是为了出名、炒作,“我就是为了保卫我们的民族,特别是孩子们的成长环境。”
她说,我与彭晓辉并无私怨,泼粪是无奈之举。这些年,她屡屡看到彭晓辉与李银河、方刚等自由派性学家,颠覆人伦道德,甚至鼓吹乱伦无害、换偶自由、青少年手淫无害、引导大量正常性取向者成为同性恋,每每感到义愤填膺!
    “他们都是用美国性学家金赛的理论来祸乱中国,甚至通过媒体指导社会。而金赛,是美国六七十年代性解放运动的启蒙者,至今还贻害着美国,但就是这样一个在今天许多美国人眼里比希特勒、拉登还坏的人,竟成了这些自由派性学家的祖师爷。彭晓辉一个头衔就是‘上海新金赛文化公司的首席科学家’!他们以自由、人权之名通过宣传金赛的性开放思想,来颠覆我们的道德、伦理!看看那些因性乱破裂的家庭,看看那些家庭的问题孩子们,看看那些年纪小小就堕胎的女孩、那些手淫纵欲早早废了的男孩,万恶淫为首,这些所谓的性学家,是披着知识分子外衣的狼,是毁我中华的汉奸!是最恶毒的反华势力!他们有话语权,我一个草根,我没有,我就要泼臭他们,让家长和孩子们远离他们,警惕他们,不要上他们的当!”     两次选取性文化节为反色情阵地,反黄大妈说,这个性文化节已经横行中国十几年了,已成了中国色情业的大本营,它根据地在广州、全国各大城市巡展,就是卖假阳具、假阴道、催情药、壮阳药的,培育市场牟取暴利,什么日本女优、泰国人妖、人体裸模这些妖魔鬼怪都被这些奸商以文化的名义请来祸害中国,弄得一些日本性交演员成了明星!这些东西有什么文化?我国广告法避孕套都不可以做广告,他们就借这个形式炒作推广,这是不是色情?是不是三俗?为什么有关部门这么多年一直不管?
    对自己被刑拘反黄大妈有充足准备:“为了反黄毒,为了我们的民族,我不惜粉身碎骨!”

一“粪”激起各方反思:学术自由不能成为邪教文化的保护伞

     反黄大妈泼粪之举,引起了国内外巨大的震荡,引起了各方反思:“政府不作为,群众有办法”、“性学教授被泼粪,中国大学要洗澡”等等,网友们都在呼吁清除色情文化污染。
     有评论称:必须给学术研究明确划红线,不能纵容某些邪恶之徒打着学术自由的晃子招遥过市毒害百姓,依法治国理所当然包括了对学术行为的保护和限制,任何学人都没有权利不受约束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学术自由不是文化邪教的保护伞,违反法律社会公德公序良俗的“学术成果”肆意扩散传播对社会特别是对于缺少辨别能力的青少年思想的腐蚀并不亚于文艺作品的负面教化,文艺界在反三俗,学术界也必须杀杀毒。
    广州一位大学就职的时评家“正宗儒者谭”发表文章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女性的羞耻心是对她们最好的保护,你公开讲“性”甚至发避孕套,其实就是想消灭羞耻,鼓吹无耻,就是想把现在的女大学生都变成人尽可夫的妓女和世界公交车。他认为,严重违法的不是反黄大妈,而是彭晓辉之流的性学教授,在明知其的言论会在公开发行的报纸和公开播出的电视节目中出现,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对着大众媒体公开发表大尺度的性自由言论,已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

 

 

 

 

 






 
 
发表评论: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